临沂大学新闻网
栏目导航:网站首页>>弘扬沂蒙精神 >>英模人物
【字体:   打印本页
沂蒙红嫂
[日期:2008年5月26日        阅读:43195 次]
开篇的话

  在战争年代,沂蒙山区有一个伟大的母性群体,她们送子参军、送夫支前,缝军衣、做军鞋、抬担架、推小车,舍生忘死救伤员,不遗余力抚养革命后代,谱写了一曲曲血乳交融的军民鱼水情--她们就是"沂蒙红嫂"。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年的"红嫂"有的已经故去,有的到了耄耋之年,但她们身上的那种"红嫂精神",通过她们的子女以及她们抚养过的革命后代,延续传承,从沂蒙山区走向全中国,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人牺牲奉献、报效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本报与中共临沂市委联合举办"寻访沂蒙红嫂"系列报道活动。循着历史的足迹和现实的线索,我们将追寻沂蒙红嫂们那些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专题片《祖国不会忘记》之红嫂情深代代传

  寻访背景:

  明德英从"妈妈"到"奶奶"


明德英(1911-1995),沂南县马牧池乡横河村人。

  1942年底,日本侵略者对沂蒙山区进行了拉网合围大扫荡,年仅13岁的八路军战士庄新民负伤后,被马牧池乡横河村的哑女明德英发现。在庄新民昏迷不醒时,明德英用乳汁将其救活。鬼子来搜村时,明德英与丈夫李开田把庄新民当作自己的儿子躲过一难。

  几十年来,庄新民一家一直与明德英家保持着密切联系。庄新民的两个儿子庄举华与庄键,从上海轮流来沂南看望。1995年明德英去世后,他们每年清明都前来扫墓。

  5月19日,曾被沂蒙红嫂明德英乳汁救活的老八路庄新民的长子庄举华,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58岁的庄举华现在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工作。提起奶奶明德英,他有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完的心里话。他说:"2003年初,上海市委老领导、百岁老人夏征农与我谈起明德英的事迹后,写下'沂蒙深情代代相传'的题词。在我心里,我父亲的'明妈妈'已经真正成为了我和弟弟的'明奶奶',我为有这么一个沂蒙好奶奶感到自豪。"

  庄举华的"明奶奶"与他父亲庄新民的故事,始于60多年前。1942年底,日本侵略者对沂蒙山区进行了拉网合围大扫荡,驻扎在横河村一带的八路军山东纵队军医处一所香炉石分所人员被冲散,年仅13岁的八路军战士庄新民负伤后,被沂南县马牧池乡横河村的哑女明德英发现并掩藏。庄新民昏迷不醒,明德英毫不犹豫地挤出自己的乳汁,一勺一勺喂到他嘴里,当鬼子再搜村时,明德英的丈夫李开田拉着庄新民的手,小声告诉他:"孩子,不要怕,鬼子要问,就说是我的儿子。"当时瘦弱矮小的庄新民穿一件破棉袄,鬼子看他不大像是八路,上下打量了许久只好作罢。庄新民在明德英家看到有点好吃的都给他吃了,弟妹们只能吃糠咽菜,数次提出要去找部队,明德英夫妇给他缝补好衣服和鞋子,准备了几块熟地瓜,含着泪水依依不舍将他送到村头。

  在战争年代,庄新民没有机会去看望救护他的"爹娘",但看望双亲的念头始终埋在心里。1955年,在沂南县邮局的帮助下,经过多次周折终于找到了两位老人。这时他才知道,他的沂蒙老爹叫李开田,大娘叫明德英。经过通信联系,1956年春节后,他将"老爹"请到上海住了半个月,使庄新民有机会重叙救命养育之恩,他爱人每天下班总是带来好吃的,忙前忙后孝敬老人。自这次团聚后,庄新民一直与明德英家保持着密切联系,逢年过节就给寄点食品或衣服等孝敬老人,老人也常给他寄点沂蒙土特产品。

  1985年春天,庄新民重新踏上了沂蒙土地,此时李开田老人已经过世,聋哑的明德英大娘也已老态龙钟。因明德英家时常来人看望,庄新民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家人给她做手势说明,她也没什么反应。情急中,家人拿出上海产的"大白兔"糖,又指指庄新民,老人家蓦然明白过来,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她一把将庄新民拉到怀里,还轻轻打了他几巴掌。年过半百的庄新民像孩子一样抱着明德英痛哭流涕。突然,明德英松开双手,转身在一个低矮的厨具内摸索出两个苹果,用衣襟擦了又擦,硬往庄新民嘴里塞,庄新民噙着眼泪将苹果吃了下去。

  庄举华告诉记者:"我父亲庄新民自1985年那次来过沂蒙后,因身体原因不能前来看望奶奶,便嘱托我和弟弟庄键每年轮流来看望老人,并且每年定时给老人寄钱和生活用品,从没有间断过。俺兄弟俩每次来看望奶奶时,从不住酒店、宾馆,都是搭地铺睡在"明奶奶"身旁,晚上给她洗脚,清早给她梳头。"

  1995年,85岁的明德英老人去世,庄氏兄弟代表父亲专程前来为老人送终。此后每年清明,他们都要来到奶奶坟前祭祀。庄举华还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有一次,在日本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曾收听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英语播发的关于红嫂明德英的动人事迹,"原来这位老人就是你的奶奶啊!"--庄举华当时心里格外激动,自己的"明奶奶"英名传向了全世界!

  "母子"情深 生死不渝


祖秀莲(1911-1977),沂水县院东头乡桃棵子村人。

  1941年冬,在日寇扫荡沂蒙山时,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部侦察参谋郭伍士身负重伤生命垂危,祖秀莲不畏艰险把他救回藏在一个石洞里,喂饭喂药端屎端尿月余,终于使郭重返部队。1947年,郭复员后不回山西老家,到祖秀莲身边生活,去世后埋葬在桃棵子村南。

  5月14日,沂水县院东头乡桃棵子村,祖秀莲的侄子、89岁的张衡军老人向记者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祖秀莲救护八路军伤员的故事。

  1941年农历九月,日本侵略军对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实行扫荡。一天下午,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部侦察参谋郭伍士执行侦察任务时,在桃棵子村南挡阳山下被鬼子5颗子弹打中,倒下后又挨了几刺刀。有一颗子弹从两腮穿过,牙被打碎好几颗;肚子被刺穿,肠子露在外面。他用军上衣扎紧肚子上的伤口,朝桃棵子村爬,爬到祖秀莲家门口时晕倒了。

  那时,谁掩护八路军、救护八路军伤病员,叫鬼子发现后都得杀头。祖秀莲不怕。她把郭伍士架进屋里,抠出他嘴里沾着的碎牙、血污,一盅一盅地喂水。

  晚上,鬼子又住进了桃棵子村。祖秀莲叫上张衡军等几个游击队员,把郭伍士背到村后崖下一个大草垛里藏起来。第二天又背回来,祖秀莲烧了盐水给他擦洗了伤口,包扎好后又背到西山半腰一块大卧牛石下挖好的一个洞子里藏起来。她天天躲开鬼子,到石洞里送水送饭、喂水喂饭、清理卫生。为了给郭伍士补养身子,她把自家的两只母鸡都杀了熬成汤,喂郭伍士。

  待了一个多月,郭伍士的伤情好转,被转移到一个八路军医院里。临走时,祖秀莲嘱咐他,不管走到山南海北,一定捎个信儿来。郭伍士说,无论战斗到哪里也忘不了你这个"娘"。

  郭伍士在医院养好伤后,很快就回到了部队。1947年复员时,他感激沂蒙山的乡亲,没回山西老家,在沂南县隋家店子落了户成了家。

  郭伍士做了一副小挑子,一头挂上烧酒、一头挂上一盆狗肉,沿着崎岖的山路一边卖货、一边打听救护自己的"娘"。1956年,他找到了桃棵子村,见到了祖秀莲。再一次来时,他正式认祖秀莲为娘,和张衡军几个相互称兄道弟。1958年春,郭伍士一家从50多里外搬进了桃棵子村,在村里安了家。

  在随后的日子里,郭伍士对祖秀莲像亲娘一样伺候,每月都从残废金里拿出一部分给祖秀莲。上级供应给他的花生油,也都送给了祖秀莲家,还不断买好吃的孝敬老人。

  郭伍士来后又生育三男一女,祖秀莲帮着他拉扯孩子,这些后辈一直叫祖秀莲奶奶。  1977年7月,祖秀莲去世。1984年,郭伍士也去世了,家人把他葬在了村南的山坳里,和"祖秀莲纪念墓"隔村相望。此后两家人依然亲如一家。  

"沂蒙母亲"和她的80多位子女


寻访背景:王换于(1888-1989),沂南县马牧池乡东辛庄村人。

  1939年6月,徐向前率八路军第一纵队领导机关驻进王换于家,在党组织的协助下,王换于办起战时托儿所,精心呵护41个革命将士后代。她两个儿媳因在哺乳期内用奶水喂养托儿所孩子,致使三年中自己的四个亲骨肉因营养不良先后夭折。1943年后,王换于又抚养过45个革命后代。徐向前、罗荣桓、陈沂等革命前辈的后代幼年都曾在王换于的怀抱中度过。2003年,当地党委政府为她修建了纪念馆,雕塑了铜像,许多革命后代都前来瞻仰。

  王换于19岁嫁到沂南县马牧池乡东辛庄,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被选为村妇救会长和副乡长。1939年6月,徐向前率八路军第一纵队领导机关到达王换于家后,便委托王换于在当地党组织的协助下办起战时部队机关托儿所,机关有27个孩子,外地又陆续送来一些,共有41个孩子。从此,王换于家的老屋就成了战时托儿所的"中心"。这些孩子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生下来才3天,其中有徐向前的女儿小何(乳名),罗荣桓的女儿罗琳,陈沂、马楠夫妇的女儿陈小聪等。平时王换于将这些孩子放在周围7个抗日"堡垒户"家中分散抚养,每当日寇对根据地进行大的扫荡时,王换于便把孩子们集中到她家掩护抚养。

  对于战时托儿所里的每一个孩子,王换于都用生命来呵护。一次她到西辛庄查看寄养的孩子时,看到一位烈士的孩子没有奶吃,瘦得不像个样,她就将孩子抱回家,交给正在哺乳期的二儿媳。此时儿媳正抚养着自己和另外几个抗日将士的孩子,奶水显然不够吃。王换于含着眼泪叮咛:"烈士的孩子饿死了,就断根了,咱的孩子饿死了,你还能生育,让革命烈士的孩子吃奶,咱们的孩子就吃粗的吧!"

  从1939年秋到1942年年底,三年时间里,战时托儿所的孩子们在王换于及其家人的精心呵护下,得到了健康成长,而王换于的四个亲骨肉因营养不良先后夭折。1943年后,又有45个革命将士的孩子由王换于等抚养长大。

  抗战胜利后,山东保育小学600多名学生安置在东辛庄,王换于全家又挑起了全力为小学服务的担子。

  1947年,蔡畅在第一次世界妇女代表大会上,代表中国妇女作了王换于事迹的专题报告。王换于的名字从此名扬中外。

  1989年,101岁高龄的王换于去世。2003年春,当地党委政府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在王换于大娘的百年老屋旧址,建起了2700多平方米的"沂蒙母亲王换于纪念馆",并为她塑造了铜像,馆名由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题写。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建国后的几十年间,特别是1983年以来,遍布在祖国各地的王换于的"儿女"们,纷纷前来东辛庄看望这位革命的老妈妈,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几十年的悲欢离合,每一位当年在这里喝过沂蒙母亲奶的"孩子",来到她的面前都是长跪不起,一行行的热泪洒在当年曾经养育过他们的故土上。

  沂南县党史办的同志向记者介绍说,王换于去世12年后的2001年,罗荣桓元帅之子罗东进代表母亲林月琴专程前往东辛庄,悼念革命母亲,还给王换于家留下一笔钱。2003年春,时任黑龙江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的艾鲁林女士,也按照父亲艾楚南生前嘱托,不远千里来沂南为王换于扫墓,当王换于家辞谢她留下的钱时,艾鲁林眼含泪水说:"当年沂蒙母亲冒着生命危险抚养我们,这是无法用金钱报答的。这笔钱无论如何得收下!"还有当年姊妹剧团的姐妹们,也都不间断地结伴前来看望王换于的家人。

  "我们出生在山东沂蒙,没有以王换于为代表的沂蒙母亲的养育呵护,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这是原工程兵副司令员胡奇才之子胡鲁克,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感受。  

迟将军动情说红嫂

  6月14日上午9时,北京,记者如约来到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的办公室。

  迟将军握着我的手说:"没什么招待你的,请你吃煎饼吧。"

  接过将军递过来的煎饼,我想起了沂蒙煎饼的光荣历史:战争年代,人民子弟兵在蒙山沂水间浴血杀敌,红嫂们在后方支起鏊子为子弟兵烙煎饼……当我把心中所想说给迟将军听时,将军的眼睛湿润了,他动情地说:"当年我就没少吃红嫂烙的煎饼啊!现在我每天早上都吃临沂煎饼。"

  红嫂乳汁救将军

  据《第三野战军征战纪实》记载:1947年7月,华东野战军四个纵队向守卫南麻(今沂源)的国民党整编第十一师发起攻击,不料部队遇上了雨季,弹药、粮食补给都发生了严重困难。形势危急,某部18岁的营部书记迟浩田被任命为代理连长,率领连队坚守阵地,激战中"一发炮弹落在迟浩田的队伍当中爆炸",迟浩田右小腿的腓骨被炸断,背部等多处负伤。

  将军现在能记起的是,由于失血过多,他干渴得要命,从路边舀了两钢盔雨水喝下,很快就昏迷了。担架队员用独轮车推着他,不知走了几天几夜,来到蒙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子。"有伤员!有伤员!"一声声急切的喊声把他惊醒。

  一位大嫂端来一碗米汤。喝下米汤,他还是干渴。人们急了,嚷嚷着再去找水。这时,一位一直不言不语的年轻媳妇,一把接过碗,在那么多男人女人面前,背过身去,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白色的乳汁喂到迟浩田嘴里,他有了些精神。一位大娘找来一盆水,给他清洗脸上的烟尘,大娘又找来小笤帚,蘸着盐水,轻轻地清扫除他伤口处的蛆虫,大娘一边扫一边说:"孩子你真让人疼得慌。"

  "后来我才知道,多亏大娘用盐水洗伤口,要不我这条腿就保不住了。"76岁的将军用手拍着自己的右腿,眼里闪着泪花。稍微平静了一下,将军又说:"这几位大嫂大娘和许许多多的沂蒙乡亲,让我坚定了一个信念:当兵要上战场,要为人民杀敌!要不怎么对得起他们!"

  迟浩田被送进后方医院,经过治疗很快又上了前线。解放济南、大战淮海、飞渡长江、血战上海、抗美援朝,一次次战役里,都闪现着他英勇的身影,他多次立功。

  沂蒙岁月入梦来

  1985年,迟浩田调任济南军区政委。这是他自解放前随部队离开山东近40年后,第一次回到这片热土任职。将军说,刚到济南的日子里,他每晚都做梦。救助过自己的大嫂大娘、车轮滚滚的支前队伍、步履匆匆的担架队、炮火连天的战场……一幕幕像过电影似的入梦来。

  将军坐不住了。工作刚一交接完毕,他就踏上了重访沂蒙山的路程。每到一个熟悉的地方,他都驻足良久,慨叹良久;每见到一个熟识的乡亲,他都把手相言,嘘寒问暖,泪洒衣衫……那一年,将军两赴沂蒙山。从沂蒙山回来,将军才睡得踏实了。

  到现在,迟浩田共去了七趟孟良崮,前年还去了一趟沂源。

  将军情系沂蒙山,一枝一叶亦入心。交谈中,迟浩田对临沂市的一些发展数字脱口而出:1978年的财政收入是1.4亿元,2004年是69.2亿;1978年电话装机量是1.39万部,2004年是219万部……正当我对此一脸诧异的时候,将军的秘书揭开了谜底:电视或者报纸上一有临沂的报道,将军总要记下来。

  我想起了临沂的同志讲过的一件事情。多年来,沂蒙山区的发展一直受到能源的限制,当地想建一个大型电厂,但因种种原因没能上马。2002年,迟浩田将军听说后,给当时的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写了一封信。将军在信中深情地说:沂蒙老区曾经为革命作出过巨大贡献,现在与先进地区相比经济还有差距。我要退休了,退休前惟一的心愿就是帮老区人民办成这件事。现在,总投资达350亿元的电厂已经在临沂开工建设,这是建国后国家在临沂市投资最大的项目。电厂总装机容量达到720万千瓦,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火力发电厂。

  采访不知不觉进行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中,迟浩田将军为我们这次活动的题词"蒙山高沂水长,好乡亲永不忘",一直在我的心里回荡。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临沂大学新闻网
临沂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 2009
新闻热线: (0539)8766036 投稿信箱:xcb@lyu.edu.cn
制作维护:临沂大学党委宣传部 李欣
(转载请注明出处)